關於部落格
寫真
  • 23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政府總動員的臨泉改製樣本

     長江商報消息 安徽臨泉全縣動員替信用社追債被批“濫用職權”,縣政府回應是承擔職責   □本報特派記者 黃敏 文/圖 發自安徽臨泉   去年10月份以來,安徽省阜陽市臨泉縣全縣動員替該縣信用社追債,引發巨大爭議,外界評論其“越俎代庖”、“濫用職權”。而為信用社順利改製成農村商業銀行,政府介入幫信用社追債,臨泉並非個案。“這是全國共性問題,有的地方進行得早,有的進行得晚。”臨泉縣政府方面稱,幫助信用社催要貸款,是因為按銀監會時間表,具備條件的信用社要在2015年前完成改製,成立農村商業銀行。作為試點省份的安徽,在臨泉縣之前,83家農村信用合作社中已有63家完成改製,臨泉縣已是最後一批。   2015年元旦剛過,長江商報記者來到臨泉縣實地探訪,當地人張振國(化名)說,雖然去年12月26日縣農商行已經掛牌成立,但看到拉起的橫幅,就知道又要追債了,緊接著縣政府清收不良貸款的通知下發到各村各戶,村幹部和信用社工作人員挨家挨戶上門,催要欠下的信用貸款。電視里、廣播里開始播起催要不良貸款的新聞,不少欠款人員也經電視曝光出來。   臨泉縣官方數據顯示,全縣不良貸款11.04億元,不良貸款率需在4%之下才能進行改製。從去年10月至今,臨泉縣政府幫助該縣農村信用聯社催回不良貸款2.83億元,仍有8億餘元的貸款未追回,而清收行動仍在繼續,只是村鎮幹部不再上門了。不僅是村裡,全縣財政、教育、林業等各個系統也行動起來,催系統內的公職人員還清貸款,不然將面臨停薪、停職的處罰。   農村信用社改製已超10年,由政府介入,幫助要改製成農村商業銀行的信用社追債,所折射的不僅是農信社機構過往六十年來曲折複雜的發展道路,更折射出改製之難。   追債總動員 完不成免職   不良貸款困擾臨泉聯社很長時間,雖不良貸款還未完全追回,但在去年12月26日,臨泉聯社終於完成改製,臨泉縣農村商業銀行正式掛牌成立。   臨泉縣農村商業銀行位於該縣前進西路,臨近縣公安局,黃色的大樓在一排灰色牆面的大樓中,顯得甚是醒目。1月7日下午,長江商報記者在該行門口看到,門口的電子屏幕上顯示著“熱烈慶祝臨泉縣農村商業銀行開業大吉”的字樣,而張貼在門口公示欄內欠款人員的名單已經清除。   在臨泉縣政府的官方網站上,長江商報記者查閱到一份《臨泉經濟開發區農村信用合作聯社不良貸款清收工作實施方案》(以下簡稱“方案”)。   《方案》顯示,轄區內現有不良貸款3419萬元,要在2015年完成所有不良貸款的清收任務,清收對象包括拖欠貸款的機關事業單位及其工作人員、社區(居)“兩委”工作人員、企業、個體工商戶、農戶及其他自然人等。   這份實施方案,便是臨泉縣追債行動的一個縮影。臨泉縣經濟開發區印發了3000份《致廣大欠款單位(人員)的一封信》,每個村至少掛起兩條橫幅。   各社區(居委會)、村鎮主要負責人為轄區清收工作的第一責任人,負責通知轄區內每一位借款人、擔保人和使用人,對外出打工人員也要積極取得聯繫,想方設法清收不良貸款。   此外,每月定期通報清收情況,經濟開發區規定每10天開一次調度會,每月逢9召開,對完成得好的負責人進行嘉獎,落後者則要接受處罰。臨泉縣經濟開發區對清收任務完成差的社區、居委會主要負責人進行責任追究,第一次後一名通報批評;連續兩次後一名的停職處理(負責專抓清收工作);連續三次後一名的免職處理(完成序時進度的不予追究責任)。   超70%為惡意欠款用於經濟發展的很少   “農村信用社改製成農村商業銀行,最大的難題之一便是清收不良貸款,而這些錢已經前後累計了30年。”臨泉縣政府方面表示。   臨泉縣政府的官方數據顯示,臨泉縣信用聯社共有11.04億貸款,“其中超過70%為惡意欠款,真正農民用於經濟發展的欠款很少。”   臨泉縣農商行相關負責人告訴長江商報記者,這些不良貸款的造成,主要有三方面原因。21世紀初,根據國家的要求,發放小額貸款支持三農發展,“那時候的發放貸款任務較重,上面雖沒下具體任務,但是落在後面,會被批評”。   農民貸款一般就是買個種子、小型農具,貸款不大,但是面很廣。為方便農民貸款,只要有身份證就能貸款。   信用社業內人士稱,農民提出貸款要求後,信貸員會到農民家中進行調查,農民說明錢的用途就行了。款貸出去後,由信貸員負責催收,缺乏實際有效的風險控制機制。   “有的村民和信貸員關係好,不用進行貸款前的資產審查,填個單子就能貸款。”但一旦還不上錢,或是信貸員自己找來村民貸款,但錢並未到村民手中去,這些錢追回的風險就會增大。   因臨泉縣人口眾多,貸款數額也較大,出現不良貸款的幾率也大大增加。臨泉農商行告訴長江商報記者,全縣60億元的貸款,有三分之二由信用社貸出。   另一方面,無抵押的養殖戶貸款,也致使了不良貸款的增加。臨泉農商行內部人士介紹, 2007年和2008年,因禽流感爆發,臨泉縣大部分養殖戶遭遇滅頂之災,養殖的牲畜大量死亡,“養殖貸款本身風險較大,而這些養殖戶在貸款時,並沒拿東西進行抵押。有的農戶因此破產,放棄了養殖,無錢可還。”   臨泉農商行籌建辦主任劉慶華談起自己下鄉催款的經歷:推開農戶的大門,一隻剛死的豬被丟在堂屋一邊,老人說,實在沒錢,信用社催得緊的話,就只能把政府剛補貼的500塊錢給他,“聽著就心寒,後來雙方寫下字據,待對方經濟條件好轉後還款。”   還有部分不良貸款是借貸人故意拖著不還,“人都有攀比心理,你不還,我也不還。”   臨泉縣政府方面告訴長江商報記者,這麼多的不良貸款,很大部分都是因原農村信用社職工內外勾結造成的,“比如信用社負責人和業務員聯手,打著‘只是幫忙做擔保’的旗號,讓村民用自己的身份證幫忙貸了款,而這錢並沒為村民所用,而被內部人員挪作他用。”   對於被騙貸的村民,臨泉農商行表示會追究信貸員責任。   縣政府:幫追債有法律依據   臨泉縣政府方面介紹,縣政府是依照國務院《國務院關於印發深化農村信用社改革試點方案》(國發【2003】15號)和安徽省《省委關於進一步深化農村合作金融機構改革的意見》(皖發【2012】15號)有關規定,依法對惡意欠款者進行了追繳。   長江商報記者查閱國務院15號文件發現,其中規定省級人民政府的職責之一是幫助信用社清收舊貸,打擊逃廢債。“具體到縣裡的農村合作社,便由縣政府承擔該職責。”臨泉農商行相關負責人介紹。   被媒體廣泛關註,前前後後來採訪的媒體已超10家,臨泉縣政府也有些委屈,“縣政府介入幫助農村信用社追回貸款,並非是臨泉突發奇想,全國都是這樣。”臨泉縣政府方面向長江商報記者表示,縣政府在介入前,曾進行了長達數月的論證,法律依據何在,操作性如何。縣政府還曾前往省內其他縣市,及山東、河南、湖北等地考察,仔細考量後,制定出清收不良貸款的方案。   長江商報記者在網上搜索“政府介入幫信用社追債”的新聞,相關的動員大會、追債通知並不鮮見。   除了法律規定,臨泉縣政府向長江商報記者表示,政府用資金和土地置換了縣聯社3.97億元賬面不良貸款,作為債權人,政府有責任也有權利對這筆欠款進行追討。   但在具體的執行過程中,出現了村鎮幹部威脅農民“取消低保、養老金”一說,縣政府表示,確實存在幹部語言不恰當,給村民帶來了誤解,但不會真的取消農民的醫保和養老金,“這些保障是民政部門的事情,並非村幹部說取消就取消的”。   “村鎮幹部和農村信用社的工作人員一起上門,政府負責的是宣傳發動,以及督促。”臨泉縣政府方面介紹,村鎮幹部從未從村民手中拿過一分錢,而是讓村民自己去信用社還貸。對於外界議論的“提成”一事,政府則表示,宣傳冊、標語等都會產生費用,而這筆費用不該由政府來出,留下來的部分錢主要是用於工作經費。   opinion   農村信用社改製遇到的幾大難題中首先是產權制度問題。在明晰產權過程中,伴隨大量資格股轉換成投資股,大批農民被清退,農信社最初意義上的合作制性質已發生改變。   在改製中,目標偏離的問題也凸顯出來。農信社肩負服務“三農”和提供普惠制金融服務的定位,其經營具有商業性、政策性和普惠性等多重性質,如果按照完全商業化原則來改革,將難以避免商業性金融與政策性、普惠性金融定位之間的衝突,與國務院“改製不改向、更名不更姓”的目的相背離。   ——中南財經政法大學金融學院教授呂永斌   臨泉縣農村商業銀行於去年12月26日掛牌成立。本報記者 黃敏 攝  (原標題:政府總動員的臨泉改製樣本) .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